大老闆們的「廁所修煉學」

先看一張照片:

Let’s begin from this photo:

920811-新聞剪報:大老闆們洗廁所修煉身心

這是八月九日在電視上看到的一則新聞,這裡貼上八月十日的中國時報上的一則報導:

「掃廁所哲學」今在台撒種

尤子彥/台北報導

這週末台北盆地破紀錄的高溫令人難以忍受,不過,卻有卅六位從東京、名古屋及大阪等地前來的日本友人齊聚台北,他們這趟行程只有一個單純的目的,就是來台灣掃廁所。

由日本皇帽汽車百貨創辦人鍵山秀三郎推行的「清掃學習會」,昨在台成立繼巴西及中國之外的第三處海外分會,包含鍵山等卅六位日本各行各業的民眾,今天上午將與統一超商總經理徐重仁以及近百位統一超商事業群主管,挽起袖子參與「台灣清掃學習會」,在台北市光復國小所舉行的第一次廁所清掃活動。

鍵山在日本推行這個自發性的廁所及街道清掃學習會,經過十年的時間,現已成為當地家喻戶曉的人物,從一開始參加人數僅有卅五人,到去年光是在日本一地,就有超過十萬人參加這項清掃學習活動。從前年開始,日本更訂每年十一月廿三日為「全國一起打掃日」。

促成台灣清掃學習會成立的統一超商徐重仁表示,今年四月統一超商廿五週年慶的時候,曾邀請鍵山來台演講他的清掃哲學,鍵山凡事貫徹的態度令人感動,從打掃廁所最基本的日常生活事務著手,自發性地動手改善公共環境的熱忱態度,都對企業經營帶來許多反省與學習的空間。

鍵山認為,清掃廁所是一種最佳的自我修行方式,藉由參與一般人所厭惡的掃廁所工作,可以磨練心志美化心靈,而彎下腰來掃廁所更可以學習謙虛與惜福。

在電視新聞上,我們可以看得、聽得更清楚:參加者不能戴手套,只能以菜瓜布與海綿,一寸一寸仔仔細細的清掃廁所裡的每個部分,從牆壁、地板、洗手台,到通常最髒、也最容易堆積污垢、發出異味的小便池與馬桶,包括內側的溝槽與集水的區域。你可以看到這些平日享受慣了(如果不完全都是「飯來伸手、茶來伸手」)的大企業主們,今天穿起了t-shrit、短褲,跟著日本來的「大師」們,臉上不但沒有一絲勉強與噁心的樣子,甚至還帶著認真、執著、勤懇、謙遜、讓人敬畏的神色,徒手拿著菜瓜布和海綿,揮汗如雨的(在無數媒體的閃光燈和攝影機之下)蹲在地上,學習認真的掃廁所。他們說企圖以這種方式來「自我修行」,「藉由參與一般人所厭惡的掃廁所工作,可以磨練心志美化心靈,而彎下腰來掃廁所更可以學習謙虛與惜福」。

大老闆們不但丟開了高高在上的架子,而且捲起袖子刷馬桶、清小便池,想在這種做粗活、貶抑自己的生活實踐當中,學習謙虛、學習惜福,這聽來似乎不錯,不是嗎?

不但不錯,而且棒透了。對不從事體力勞動的人來說,以身體驗勞動,人才體會得到勞動的辛勞、才能感念勞動者的貢獻、才能設身處地的嘗試以勞動者的角度看事情。十九世紀俄國的民翠主義青年下鄉、中國共產黨把知識份子下放勞改,主要精神大抵就是如此。

但我有兩個疑問:第一,這種藉由掃廁所帶來的對身體與心靈的修練與改變,到底能多全面?第二,為什麼要藉由掃廁所來達到這些目的?或者換句話問,這樣子掃廁所,把掃廁所這種通常被視為令人不悅的、處理污垢的工作做一種戲劇性的翻轉,賦予其前所未有的正面的、哲學的甚至宗教上的意義,後面到底說明了些什麼?還有些什麼沒說出來?

先談第一個疑問。這些大老闆、企業主們,除了在媒體前面盡力演出的這幾分鐘之外,到底會花多少時間、多少力氣來作他們嘴巴裡講的那種「修練」呢?他們掃完了廁所,難道不要換回乾淨的衣裳、坐上司機為他駕駛的賓士轎車,趕赴下一個會議?他難道不要在假日陪客戶到只有他們這種人才去得起的高爾夫球場球敘?他難道不像以前一樣,把家裡一切大小家事都交給菲傭或印傭去做?他難道不會繼續一邊盡一切可能節稅、逃稅、漏稅,一邊對發給員工的任何一分一文都錙銖必較?他難道不會像以前一樣,依舊把勞工為了能夠與他平等的談判的工會視為共產黨、看做洪水猛獸?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如果他們的這種「修練」居然只侷限在掃廁所的那幾分鐘,那麼這種「修練」又能「修」到多少正果呢?或者說,這種「修練」與日常生活的極端矛盾,難道不會讓他們感到痛苦、徬徨?難道稍微「體驗」了一下勞動者的感受,這竟然可以反過來更好的成為他們面對起而抗爭的勞工時的致命武器?

再談第二個疑問,也與第一個疑問的討論相關。實在的說,把原本被認為污穢、骯髒、低下的勞動,賦予更多的意義、將之無限揚升,形成一種高反差的鮮明對比,就其表面來看,其實是具有解放的意義的,因為這可以讓人反省到原本對這些勞動的價值判斷的合理性,從而由反省價值體系開始,全面的反思其整個生命。但是我們得看看實際的情況,才能知道其反思與解放的程度為何。依我看,這種反省,至少在台灣,一開始就注定了是極片面的:這些企業主、大老闆,即使偶爾大汗淋漓的徒手打掃廁所,也偶爾在此勞動過程中,體會到了勞動者的辛勞,但是他們終究不可能真的過這些體力勞動者的生活,他們絕大多數時間的生活,終究是在股票、訂單、會議、商業詐術、交際應酬、商業考察當中度過的。那從日本大師們身上學到的掃廁所的修練,即使它多麼的令人印象深刻、多麼的讓人受益良多,充其量都只是這些大老闆的生命當中的雪泥鴻爪罷了;他們的階級與生活形態都與每天清掃廁所的體力勞動者相距太遠,我們的社會當中也絲毫不存在讓他們(或逼迫他們)全面的過上一段體力勞動者生活的機制,「廁所中的領悟」,最多就只是流過的幾滴汗水、留下的一些記憶罷了。最最諷刺的在於,如同我前面提過的,當這些自稱從掃廁所當中修練人生的大老闆回到家中,他們是怎麼看待在自己家裡每天負責清掃廁所和整個房子的外傭以及她們的勞動的?把自己看做是給她們機會去「修練」的慈善家、救世主嗎?

說穿了,大老闆們的廁所修練,就只是這些有錢有勢者的另一種富人的宗教、有錢人的自我心理治療罷了。

說到要向勞動者學習、體驗勞動者的生活,如果有心,其實這些大老闆們根本不假他求:他們大可以看看自己家中的外傭是如何勞動、如何生活、如何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求生存、為自己的生活賦予各種意義的。這些原本在他們眼裡微不足道、甚至可能會對其嗤之以鼻的生命經驗與生活策略,其實正是這些勞動者得以生存的最大本領;這,就是她們的修練。那些大老闆們應當看到、應當學習、應當從中反省的,是這些時時刻刻展現出生命的無比韌性與無限動力的質地。能學著蹲下來掃廁所,很好,但是像他們那樣,只是偶爾走出冷氣房、離開賓士車、脫下西裝,走進廁所清掃清掃,他們能清掉的,只有馬桶邊上的黃黃的積便,至於他們腦袋裡的那些更頑強、更堅固的 污垢,光靠這樣,是絕對刷不掉的。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