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flashmob(快閃族)

前幾天的某個晚上(記得不錯的話,好像是八月二十五號吧),我在電視上很偶然的看到了一則關於香港的flashmob的最新消息,頓時興奮不已,可惜我只看到了該則新聞的尾巴,連哪一台都忘了,而且也只看到了一兩秒鐘的新聞影片和幾句簡短的旁白。這次行動,似乎是一群人跑到一家麥當勞裡面,做出一些可笑的動作,然後散去。但奇怪的是,這次事件,在好幾天以後,我仍然無法在google上找到任何相關資訊。新聞媒體沒有,連快閃行動香港分會的網站,都只更新到二十四號。該網站並且宣布,原訂八月二十四號的活動,也因為狂風暴雨而取消。但那次活動地點在尖沙嘴鐘樓,似乎與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次麥當勞活動無關。有趣的是,該網站沒有介紹任何辦成的活動,卻已經有了兩次取消的活動,除了前面提到的那次之外,還有八月三十一日的活動,原訂地點也是尖沙嘴鐘樓。

我想八月二十五號那天的活動應該是確實的,否則大概也不會有那段新聞畫面。或許那次活動是另一個團體(或者根本沒有什麼團體)辦的吧。

巧得很,幾乎跟我同時,Schee也提到了或許是首度被媒體報導出來的台灣的一次flashmob行動

flashmob、blog、相互連結、引用、網路集結,以上這些在blog圈裡越來越成為常識、成為日常生活的談話內容、成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的東西,全都需要有現代科技與隨時可輕易上網的各種軟硬體條件的配合才有可能,不言可喻其中的關於階級、年齡層、區域、技術、以及第一世界與第三世界地區之間差異的強烈侷限(別的不說,我可以想像,運動界的朋友們對前面提到的那些東西,大概多半是十分陌生的)。這不打緊,小資產階級搞的小破壞搞不好也會很嚇人。但重要的、值得深究的是:這中間這些有趣的關連,真的指出了一條未來運動的新路子嗎?或者只是另一個被消費、被消遣的玩意兒罷了?老實說,我並不那麼樂觀。它的確很可能只是另一種僅僅是「好玩」的無厘頭行動。但另一方面,我也沒那麼悲觀:一切都有可能,端看我們怎麼搞。誰說無厘頭的行動不能有積極的面向?誰說一開始沒有方向性的惡搞不能對資本主義社會帶來令人意想不到的衝擊?要言之,我在意、關心的主題,根本不是flashmob本身,而是我們怎麼詮釋、怎麼理解它,以及它可以跟各種型式的社會運動出現什麼樣的關連。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