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了

禮拜四下午回到台北了,一轉眼到現在已經第四天了。匆促而疲累的短短四天的斯里蘭卡之旅,就這樣一眨眼似的飛過去了。斯里蘭卡,這個熱帶的島嶼,西南半部正在雨季與乾季的交會邊緣,但是還是間或有大雨,只是大雨來得急可去得也快,跟台灣冗長的陰雨綿綿很不一樣。

在這個先後被葡萄牙、荷蘭、英國殖民過的島上,封建的殖民風格仍然處處可見。進入任何飯店、旅館,你馬上會被身著整齊筆挺的西式制服的服務生款待,你很容易在各個角落看到許多看來閒閒無事、隨時準備為你服務、也順便賺點小費的服務人員。

剛狼狽不堪的在等了近一個小時以後,從可倫坡機場的移民局官員辦公室填好表格、在表格上蓋上簽證(這是來自台灣的旅客的特別待遇,詳情我後面再講好了)之後,趕緊在出機場大廳前先找到洗手間。沒想到斯里蘭卡人就在廁所裡給了我一個意想不到的見面禮:在廁所小便完之後,一個身穿藍色清潔工制服的中年男子很有禮貌的幫我開了水龍頭讓我洗手,隨後立刻遞上了紙巾讓我擦乾。就在我為其無微不至的服務態度感到不可思議之餘,那男子伸起一隻手說:「One dollar, please」。我這才恍然驚覺到這些額外的「服務」都是為了小費。可惜的是,當時我還沒換盧比,身上只有幾張美金五十元的大鈔,所以根本不可能有零錢給他。我只好抱歉的告訴他沒有零錢,跟他揮手再見。

政府與坦米爾之虎(tamil Tigers)游擊隊在這兩年開始停火談判之後,可倫坡市區的肅殺與緊張氣氛得到抒解,但是在櫛比鱗次的繞著圍牆的豪華大飯店前,你還是很容易看到拿著步槍的守衛;平行於海岸公園的公路上,仍然有一個接一個的崗哨。

到處橫衝直撞的二輪摩托車改裝的計程三輪車tuk-tuk,是斯里蘭卡一大特色。它們常常突然轉彎甚至迴轉,沒有任何燈號或喇叭,讓後面的汽車措手不及。在可倫坡開車,真的要有比在台北開車更強十倍的心臟與敏銳度。

先說到這裡,有空再一部份一部份說吧!我照了些照片,洗出來以後也會選一些放上來。

那趟斯里蘭卡之行的照片在此:9210-ICFTU-APRO EB Meeting in Sri Lanka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