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

成功嶺大頭照我上週五已經退伍,拿到了相當於退伍令的「補充兵證明書」,終於結束了十二天令人厭惡的補充兵役。這張照片是入伍第二天照的,上面可以看到愚蠢的幾近於光頭的髮型,和我當時鼻子下方一顆擠過的痘痘疤痕;左領上則別著一張寫有號碼的紙牌–上面的「036 1」指的是一連三十六號。

軍中的一切都為我深惡痛絕,因為它的階級、官僚、蠻不講理、顢頇、反智、虛偽、形式主義、上下交相賊,這些沒有一項不是與我的理念相違背的。作為一個左派、一個運動者、一個知識人,怎麼能夠不反對兵役制度、又怎麼能夠不反對軍隊制度呢?

不過很意外的,我在裡面卻有些自己找來的收穫。之前把當兵十二天當成短暫度假的心態後來發現與事實有不小差異,但有件事倒是真的:在裡面幾天以後,就可以發現,其實除去一些無聊的演練、打掃、吃飯洗澡、班長要求不准做其他事情的課程、以及被叫去做各種雜役公差的時間之外,大部分時間其實都是可以自行運用的。大部分人在此時都是睡覺、打屁、發呆,但好在我帶了本書、也帶了筆記本去,因此看了半本Ashis Nandy的The Intimate Enemy、也寫了一點雜感。Nandy的書,讓我得以在極端反智、極端令人反胃的軍隊環境裡,還可以繼續保持頭腦的活動,使腦子不至於一下子變笨,另外,它更給了我更多的想像與勇氣,讓我發現第三世界國家在現代化過程中對其文化中各種較為女性的、溫柔的質素加以貶抑與改造的暴力過程–這種過程很激烈的發生在印度的十九世紀,但在華人文化圈裡,從十九世紀末到整個二十世紀,一直到現在,其實都有共通與類似之處。

跟大家報告我已平安回來的消息。這期間寫了點東西,有空會逐漸放上來。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