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中正紀念堂廣場絕食靜坐的學生?

昨天晚上,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的學生被警政署直接下令的警察強行帶走,跟著上演了一番馬英九與中央之間的互批記者會戲碼。於是,很自然的,把學生抹藍、說他們是國親動員的陰謀論立刻傾巢而出了。台灣部落格那邊今天就有個網友貼了一堆「鐵證如山」的證據(很可惜,連結已經隨著台灣部落格暫時消失而找不到了),指稱其中某位學生常參加親民黨的學生活動,說學生是泛藍操縱的「假學運」。對此,我做了一些回應。老實說,其實我一開始也懷疑第一批的學生可可能跟國親有關。不必等到路人押,民進黨今天老早就把地一批學生其中幾位的「藍底」或「橘底」抖出來了。

但是在此同時,別忘了,以「青世代公義聯盟」為名的第二批學生也上陣了。這批學生他們來自於不同地區的不同大學,有的來自我們所認識、也願意信任的學運性社團,並且這批學生在公開宣言當中對藍綠都提出了極為嚴厲的批判。就現有的證據看來,懷疑地一批學生與政黨有關或許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是很難說第二批學生跟政黨有什麼牽連。泛藍的雅量可能大到找出一批學生把自己罵成「狗屎藍」嗎?話說回來,就算第一批學生裡面有些是泛藍的青年幹部,他們就無權在政黨之外參與政治活動嗎?

對於泛藍企圖與學運妝點門面的陰謀論,我的回應是:首先,把全部參與靜坐與絕食的學生全部都以陰謀論、動機論抹藍,說他們都是由泛藍發動的,這與事實不符,並且不公道,因為它把兩批基本訴求有所差異的學生團體全部不分青紅皂白的畫為同一個;其次,我們更可說這其實是在僵硬的藍綠二分法之下的另一種陰謀論,因為這種說法一開始即以有色眼光,否定任何學生自發的既反藍又反綠的運動路線,否定學生有主體性,認為一切學運都是政黨所「操縱」、所「動員」的。進一步,這種說法所否定的不但是學生的主體性,更是全部的人民的主體性。這種說法如果成立,推而極致之,任何的人民運動都可以被他們抹成這種或那種顏色,都可以被他們說成是這個或那個政黨操縱的。我們能贊同這種恐怖的、否定人民的、法西斯的說法嗎?

誠實的講,我相信場上正進行著激烈的攻防與鬥爭。第一批以續貂十年前的三月學運、或許夾雜部分親國親學生的團體,以及第二批看來更為自主、對藍綠同時抱持強烈批判態度的團體。其實連新聞當中都浮現了這兩股力量的抗頡。讓我們在冷靜觀察、檢驗泛藍到底在裡面扮演多大的角色的同時,也捫心自問:為什麼有這些大學生願意從中部上來表達意見,我們卻對這混亂、令人作嘔的局勢完全作壁上觀?在把學生抹藍的同時,問問我們自己:面對藍綠這兩邊同樣惡劣的資產階級右派政黨,我做了什麼?

相關文章:
「大學生聯合自治會」的聲明與絕食靜坐
「青世代公義聯盟」的反藍反綠的宣言
(以上兩篇文章的連結都隨著台灣部落格暫時消失而無法找到了)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