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時分,幫派淨空廣場

2004年4月晚上的中正紀念堂是的,就在今天凌晨,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門下的靜坐區,再度在當權派(國親,或者根本就是親民黨黨棍)與幫派的合作下得到「完好」的控制。學生被強迫進入帳棚躺下、坐下、不准交談,或者完全退出隔離線外。晚上學生們以民主機制選舉出的代理發言人,更被號稱「義工媽媽」的女性流氓怒斥,要求她不准進入帳棚,否則就將帳棚拆毀。就這樣,除了少數如「義工媽媽」們要求的「乖乖的」睡或坐在帳棚內的學生之外,這些黨棍與廣場黑道口中「羅文嘉探視之後帶來」的「民進黨學生」,已經正式被這齣國親政客、國親黨棍與外省掛黑道合謀的「現代野百合」大戲中被清洗乾淨;他們口中的這些「民進黨學生」進來「搗亂」這場「爭民主、求真相」的神聖偉大集會的企圖,已經完全被當權派的反民主鎮壓與黑道的武力威嚇所消滅。雖然知道廣場當然是泛藍的場子,也知道場子的主控權操縱在黨棍手中,但是一直對這場行動賦予更多的意義與可能性,就是因為拒絕傳統學運的潔癖,開創更多與具有強大能量與張力的群眾對話的可能。但是這幾天的歷史發展,卻讓這種樂觀的信念被重重潑了一盆冷水。

昨晚當權派們展現的動輒講排行、論資歷的高度階級化、官僚化的反民主作風,以及他們與黑道配合無間的互動,不但讓他們自己坐實了民進黨的指控,更完全暴露了他們在難以以黨務系統動員青年學生的現實下不得不採取的挾黑道以自壯的悲哀。我對黑道並無歧視,但是對這些黑道不問是非、只分藍綠,從而容易被當權派們任意操弄的狀況感到悲哀。佯怒、威嚇、吼叫、喧嘩、甚至動手打人,這些其實都能把這些當權派的深深無力感更加強化。

在廣場上,你可以看到無數滿懷憤怒、失落、焦慮與怨念的人,他們手拿著國旗、穿戴著繡有國旗、黨旗或國親競選圖案的衣物,不斷對著任何可能的聽眾喃喃自語或滔滔不絕;他們的神色焦躁而憤怒,他們的精神狀態悠遊於「正常」與「瘋癲」的臨界點。這些讓人看了難過不已的泛藍群眾,正是因為被藍綠二元論的惡質政治所切割、所迫害的。這些不問是非、只問藍綠的黑道,也只不過是這些被迫害的群眾中的一部分罷了。

幫派綁架當權派、當權派利用幫派。這就是一旦場中出現異議時所呈現的現場動力。一句「有民進黨滲入」就是最好的魔咒,它足以召喚起幫派對泛綠的仇視,產生強烈的攻擊慾望與行動(昨晚就有個後來到親民黨黨務系統裡混得不錯的「學生」在場外指著一個到場關心、聲援的學弟是「民進黨學生」,讓他立刻被衝上來的幫派份子與群眾被海扁一頓)。

這跟你從所有的平面和電子媒體上看到聽到的,完全不一樣,對吧?你想相信哪個版本?

以下是剛剛回給一個郵寄群組的信件內容:

在昨天一整天廣場上那樣一齣不可思議的戲碼之後,我不曉得所謂「現代野百合」這個神話,如何還能成為可能?媒體上大概不可能看得到那些難以置信的情節。

是的,我們進去了,但又如何?廣場當權派論資歷、講尊卑的幾近法西斯的卑劣作為,只在幾個「民主導師」在場時較為收斂,並在其後與黑道從場子內外不斷進行的有形無形的暴力威脅配合得天衣無縫。如果昨天造反派學生(我姑且稱之吧)被黨棍當權派和黑幫扣綠帽、文攻武嚇、暴力鎮壓、排擠的經過被認為可以默許,如果這樣的「學運」還能被讚揚、稱頌,我根本不期待那個廣場還可能有什麼實質民主可言。

我不代表任何其他人發言,只代表我自己。

照片來源:

isis: 20040408,「大中至正」,角力內幕

One comment

  1. annishe

    哈囉~~您好:
    我是靜宜大學國際企業研究所的學生,因為自己喜歡逛旅遊部落格,所以希望能接觸有關旅遊部落格的相關議題來做研究。這是一份研究『搜尋旅遊部落格(Blog)資訊的經驗』的學術問卷,希望可以煩請您幫忙填選。
    以下是問卷的網址,您的協助對於本研究的完成相當重要!
    敬祝 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http://www.my3q.com/home2/191/weinaaie/38899.phtml
    謝謝您的幫忙唷!!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