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黃背心–勞委會季處長的故事

將近三年前,苦勞網的討論區上,出現過一篇讓一些人噴飯、讓一些人擊掌叫好、讓一些人勃然大怒、讓一些人渾身發抖的文章;這篇文章描寫一位謎樣的虛構人物–勞委會的「季處長」。那時我還在研究所,也還沒正式接觸過工會,對主掌勞工行政的勞委會也非常陌生,雖然知道有這麼篇奇文,並且曾發揮過極驚人的效果,倒也沒對它特別注意。直到前幾天,朋友再次讓我看了這篇文章,我才對其驚為天人!這篇表明「純屬虛構」的文章,不但道出了很多令人震撼的(「純屬虛構」的)內幕,更帶有神奇的魔幻寫實的筆法,堪稱一絕!原來勞委會除了「季處長」這號了不起的人物之外,還有如此高妙的寫手!我看陳菊主委就算因為勞退金剝皮被勞工團體罵得再怎麼凶,套句謝院長的話,勞委會也能這麼有文藝氣息,大家上班也可以上得比較有文化!

這篇文章在網路上出現後,馬上在工會界、勞委會裡如同海綿吸水般的迅速擴散開來。有趣的是,就在「黃背心」飄出來不久之後,勞委會有位李處長就從勞資關係處的位子跌了下去,換到了勞動條件處。這位李處長就是讓全台灣勞工因為勞退新制而人心惶惶的始作俑者。據說這位李處長又要被調職了,我就把這篇「純屬虛構」的故事重貼一次,以饗各位朋友、向這位神秘的寫手致敬,也順便向李處長道別吧!

黃背心–勞委會季處長的故事

作者:周 台 健
2002/8/5 下午 09:23:28

「連戰!加油!」「連戰!凍蒜!」

這是總統大選選戰正白熱化的某一個上班日的下午三點多,在一家豪華的大飯店裡,勞委會一位季姓副處長正毫不避諱的利用上班時間與公家經費,與一群工會幹部們手牽著手,舉上又舉下的大聲嘶喊,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造勢。

「來!來!喝酒!」「乾杯!我們請客,不要客氣,儘量喝!爽!」激情吶喊後,大夥兒都累了,聲音也啞了,為了對大家造勢的成功與辛苦,表示感謝之意,於是豐盛的大魚大肉酒席便端上了桌。

大家杯晃交錯、酒酣耳熱,醉醺醺之際,季副處長儼然一付主人的模樣,逐桌向饕客們敬酒,嘴巴還不時的提醒大家,「別忘了ㄡ!請大家告訴大家,投連戰一票!」「選贏了,我們會再來請大家一次!」

拖著疲憊的身子,季副處長回到民生東路的辦公室裡,脫下了右邊是藍字「連戰競選總部」、左邊是「季 × ×」的橘黃色選舉背心,小心翼翼的用衣架撐好,然後掛在門口旁邊最醒目的牆壁上,望著它,望著它…季副處長不禁失聲笑了,他心裡充滿著美麗的希望,就像名字一樣,「來稀」可不是什麼狗的名字,而是當年老爸七十多歲才生他,古來稀,所以表示「希望已經來了」!季副處長心想著,雖然這次總統選舉有夠激烈,不過他覺得民進黨還不成氣候,親民黨才剛起步,所以他仍然押國民黨連戰的寶,而且深信勝算機率很大,反正錢與時間都是公家的,自己只不過出點心力,這太划算了,於是心一橫,就下定了決心要為國民黨搏命演出,而且一定要把自己「秀」出來,盡量與連戰連在一起,將來連戰當選了總統,他不就是競選功臣嗎?論功行賞,起碼可升官由副處長升上處長,說不定還可撈到更好的…,想到這裡,季副處長忘了疲憊,笑的更「爽」了。

可是萬萬沒料到,人算不如天算,連戰沒當選,連那個坐在廟口旁的算命老先生都說不會當選的阿扁,卻選上了總統。天殺的!這下子可糟糕!季副處長一想,不得了,所以選後的第一天,清晨一大早,天沒太亮,還稀稀疏疏的掛著幾顆忘了回家的星星,季副處長就從床上跳了起來,急忙忙的攔了部計程車,顧不得昂貴的車資,就從蘆洲家裡直奔辦公室,他一定得把掛在牆上的那件競選背心收下來燒掉,要不然一切都完了!

「奇怪,不見了!怎麼不見了呢?」季副處長進了辦公室,本來明明掛在牆上的那件競選背心失蹤了,左翻右找,就是找不到,季副處長心裡好急,急得都想哭了,難道有人偷了嗎?

不錯,是有人不告而取了,但原先只是為了愛護他,怕他因這件競選背心而惹禍,所以好心幫他收了起來,可是沒想到季副處長太害怕了,他深怕有人會拿了這件競選背心去向民進黨告狀,那可不慘了!但這件競選背心就是找不到,怎麼辦呢?季副處長左思右想,想了許久,終於想出了好主意,那就是搶先向民進黨投誠靠攏,所以在選後上班的第一天,就立即在勞委會的辦公室裡公開表示,他老早就喜歡上民進黨,他是民進黨員,而且大肆惡毒的批評國民黨政府腐敗,甚至連提升他當副處長的詹火生主委都一起罵了,說他帶領著主管與同仁們到處吃香喝辣,浪費公帑,早就該下台了,由於他立場改變之快、說話之讒媚,大家聽了都瞠目結舌,訝異不已,但隨後就對季副處長的卑劣行徑深感不恥,覺得噁心極了!

那位幫他收下競選黃背心的同事,見狀也實在氣不過,心想世上哪有這麼沒有人格、不要臉的人?投機份子、牆頭草,越想越氣!於是決定不把那件黃背心還給他,不動聲色悄悄的藏了起來….。.

果然,季副處長的計謀得逞,憑他三寸不爛之舌,並找了有力人士關說,居然唬住了勞委會陳菊主委,連其重要核心幕僚在四方打聽出季副處長的操守不良與人緣極壞之後都認為絕對不適任但又百般勸阻不了的情形下,季某升上了處長,一位相當瞭解他底細的退休官員不免感嘆的說:「如果季某當不上處長,那是老天有眼;現在當上了處長,若不是他祖上有德,便是有人眼睛被糞遮住了」。

可是季某當上了處長,既不肯痛改前非,又不知感恩惜福,且將過去未經核准就私自跑到中國大陸及當國會聯絡人時公報私帳的各項違法情事全拋諸腦後,以為別人不知道或者忘了,殊不知這些追訴時效尚未消滅的證據文件,都還掌握在人家手裡,人家可以隨時拿出來究辦,但季處長不知警惕,在勞委會裡,只對陳主委一人屈膝卑躬的奉承著,像隻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但對其他的人包括副主委在內,則全不放在眼裡,而且還會狐假虎威(陳主委肖虎),仗勢欺人。

有一次,勞動三法在行政院開會審查,季處長竟與同去的副主委公開唱反調,使得主持會議的胡政務委員大感意外,認為簡直不可思議,也讓其他部會參加會議的人看不過去,連說勞委會怎麼會有這種人?一點公務倫理都沒有,真是豈有此理!會議結束後,他還驅上前去想與胡政務委員握手示好,但胡政務委員理都不理他。不但如此,回到勞委會,他還立即跑去向陳主委打小報告,說只有他為勞委會的政策辯護。

季處長說別人吃香喝辣,其實他比別人更喜歡吃喝玩樂,但又不肯自己付錢,他的專長之一就是盡量花用公家的錢,就任不到一年,就化用公款出國了三次,創下勞委會同仁們歷年來的記錄,但仍貪得無懨,不知滿足,第四次的出國案,同仁在簽呈上原來寫著:「擬請 鈞長指派一人擔任領隊」,可是到了季處長那裡,他自己又想出國,於是就恬不知恥的把它改成:「擬請 鈞長指派本處季處長擔任領隊」,果然後來不知道哪位長官就在旁邊寫了「無恥」兩字,陳菊主委見了之後便批示派另外一位參事去,但季某不服氣,竟公開的說:「乾脆請那位參事來當處長好了!」

季處長最喜歡藉著辦什麼座談會或研討會的名義,指示部屬選擇風景名勝區的五星級觀光飯店來辦活動吃香喝辣,不信的話,可以查查看季處長到任之後在風景區或大飯店辦了多少次的座談會?花了多少人民血汗錢?真是夭壽啊!此外,季處長居然還要同仁安排他太太一道去,費用欲藏在公款中一起報銷,同仁怕違法而不肯,他竟然罵這位同仁「豬腦!」後來便挾怨報復,在人事評審會上便阻撓這位同仁升遷,這位同仁失望之餘只好離開勞委會,在離開時告訴他的好友:「勞委會有季某這種奸狡的敗類,實在沒有前途,好人也會變壞!」。

更可惡的是,季處長有一天九點多才姍姍來遲上班,一進辦公室看到工友正在拖地,因為有一位同事不小心碰翻了一杯咖啡,所以工友連忙來清掃,但季處長不問清楚,不分青紅皂白,便指著這位工友破口大吼:「妳!為什麼不早點上班來拖地?」態度兇惡極了,於是馬上引起處內其他同仁們的不滿,連說處長誤會了。這位工友忍不住哭了,哭了好久,最後眼淚汪汪的跑去秘書室希望能調到別處工作,秘書室來該處瞭解狀況,不料該處的同仁們竟然表示都希望一起被調走。這件事很快的在勞委會傳開來,上至主委、下至技工、工友、司機,不用說,當然立即激起了大家的公憤,紛紛指責季處長,說他有本事的話,就去罵主委好了,耍什麼威風罵工友?這種人實在不配當處長,陳主委根本用錯了人。

季處長對於基層的勞工常常疾言厲色,勞委會還在台北市民生東路的時候,消費合作社進了一批921震災地區的水果,一箱一箱的裝著,供同仁們自由選購,當然是先來先選,季處長那時還沒當處長,來晚了,看到剩下來的幾箱水果比較小,很不高興,就質問合作社的工作同仁:「為什麼大的都被挑走了?」同仁回答:「反正擺在地上,誰先來就誰先挑嘛!」此話一出,沒想到季某勃然大怒,罵道:「難道妳們不可以等大家都來了之後才賣嗎?」說的還不夠,又用腳去踢水果箱,踢的好遠,還大聲的吼著:「這是什麼爛水果!」其他在場的同仁見狀都覺得太過分了,忍不住便說:「季副處長,嫌小就不要買!為什麼要踢呢?」這時季副處長才悻悻然離去。

後來勞委會搬到了延平北路,陳菊主委為了照顧弱勢勞工,特別在一樓謄出一小塊地方讓喜憨兒賣西點麵包,並鼓勵同仁們多買,沒想到季處長不但不買,還不只一次的說:「那些西點麵包,都是喜憨兒一邊流口水擤鼻涕、一邊揉麵粉做出來的,誰敢吃啊!」話傳到陳菊主委那裡,陳主委很生氣,找季處長來問,他連忙否認,說是人家造謠的,陳菊主委問他:「人家為什麼不造別人的謠,卻要造你的謠?」

季處長在勞委會內一蹋糊塗,在勞委會外更糟,他到處惹事生非,與各地方政府包括台北、高雄、桃園….等各縣市的勞工局長們弄得水火不容,害得他說是但根本不是他親戚的行政院李秘書長被監察院通知約談,氣的要命!季某雖來自台灣省政府勞工處,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勞工處同仁麻煩,嫉妒心很強,見不得人好,所以勞工處有人揚言季某如敢到中部來就要他好看,非要打斷他的一隻狗腿不可!陳主委曾一度有意派他去接勞委會中部辦公室主任,他一聽嚇得屁滾尿流連忙哀求不要去,說會出人命的!其實季處長不去台中,就算在勞委會,也差點出意外,因為要不是大家攔著,一位被他羞辱的胡姓同事,差點就拿刀砍了他!

此外,他又幾乎與所有的工會都曾吵過架,剛愎自用的個性、自以為是,態度之傲慢是勞委會歷任處長從未見過的,凡是有他在場的會議,他就像鬥雞或瘋狗,根本無法溝通協調,只有拍桌子、掀椅子、互潑茶水,大家怒目相向、吵成一團,甚至在他的家鄉-雲林縣與工會座談時亦復如此,陳主委不得已只有再三賠不是,請鄉親們原諒他。後來,季處長又因為得罪了立委而害得陳主委不得不在台北來來飯店擺桌請客賠罪,讓陳主委真傷透了腦筋!

不只如此,季處長又擅自越權且說自己會負責的判發了以勞委會名義發文的公函,曲解法律,嚴重干涉了法所不禁的工會內部民主事項,不過卻被法院推翻了,事情鬧大了,陳菊主委交給法規會召開委員會議討論,經過審慎研究後獲得決議,認為季處長擅自發文的內容不對,但季處長卻跑去陳主委那裡說大多數法規委員都支持他的意見,陳主委說:「怎麼我聽到的正好相反?」果然後來陳主委便批示要季處長應切實照法規委員會議的決議辦理。

這一次事情,再度的惹火了高雄市產業總工會,終於按捺不住,乃通過決議要求勞委會撤換季處長,如果七月底前不撤換,高雄市勞工團體絕不罷休,將動員北上勞委會抗議。無獨有偶,新竹縣產業總工會也做成了相同決議,最後,全國產業總工會也忍無可忍,召開理、監事聯席會議一致通過要求勞委會立即撤換季處長,否則建議撤換陳菊主委。

今年七月十八日,新新聞週刊第802期的首頁登載了「勞委會處長季 ××被點名下台」的新聞,所附的照片下面寫著:「政府事務官被民間點名下台,季 ××是第一個」,季處長霎時成了第一位創記錄的公務員,全國知名,好不光彩!但勞委會上上下下的同仁們都為他而感到羞恥,直罵他把勞委會的臉丟光了!陳菊主委找他去談話,他不但不知懺悔道歉,反而說勞委會裡有鬼,提供了不實消息給新新聞週刊亂寫,他要寫信到該週刊要求更正道歉,否則就要告他們!

陳主委一聽他說勞委會裡有鬼,心裡就很不高興,因為前一陣子,不知何故勞委會出了許多怪異的現象,同仁們有人開腦、生癌、長瘤、肺膿瘍的,甚至主委辦公室也有一位秘書半夜猝死,另一位秘書提前破水在醫院躺了兩個月才生產,損兵折將,元氣大喪,大家都覺得很難過,也很害怕,還有人在假日曾看到法師到勞委會,不知是否請來做法驅鬼?而這時候季處長偏偏在陳主委面前說什麼勞委會裡有鬼,所以陳主委一肚子火馬上就來了,她狠狠的罵季處長:「你胡說什麼?你還要替勞委會惹什麼麻煩?給我回去好好檢討!」不料,季處長回到辦公室卻向同仁們說陳主委力挺他,叫他別把新新聞週刊的事放在心上,同時警告同仁不可當勞委會的鬼,同仁們聽了都覺得太可笑了,誰是勞委會的鬼?大家一致說:「他才是勞委會的鬼,而且是惡鬼!」並要求陳菊主委趕快「驅鬼」!否則他不走,勞委會就不安寧,他會繼續作怪害人!

勞委會的處長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職位,其任務是要以政府的立場來調諧勞資關係、促進勞資合作、穩定社會、發展經濟。當時陳菊主委力排眾議,讓季某擔任處長,無非是期盼他好好幹,但也很嚴肅的告訴他:「幹不好就下台,回到原職!」

如今季某擔任處長不到一年,以公務員高階職位而言,一位資深人事主管說,依慣例應算是還在試用期間,但已把勞委會上上下下、裡裡外外的關係全搞壞了,所有的人都討厭他,咒罵他,恨不得要打他!這豈不是試用不合格麼?試用不合格該如何處理?太簡單了!所以同仁們大家都正在冷眼拭目以待,看陳菊主委究竟如何處理他?看看陳菊主委會不會真的「說話算話」來建立威信、樹立典範,或者只是「說了就算了」?

「被一個人說壞,還不一定壞」,經驗法則說:「如果大家都說壞,那就一定好不了!」陳菊主委可以想想,是不是沒給季處長機會?是不是沒給季處長時間?但他適任稱職嗎?結果把政府與工會的關係搞得如此惡劣,比國民黨時代還糟,這種人還留著幹什麼?因此迅速果斷的撤換季處長,一點也不過分、一點也沒冤枉,而且一定會有一大群人來勞委會放鞭炮慶賀,燒香感謝菩薩顯靈!反之,陳菊主委如仍護短而不撤換季處長,真不知勞委會未來要如何推動對外的工作?尤其是對在朝與在野的工會;同時,聲名狼藉、罪貫滿盈已被勞委會全體同仁不恥且討厭的季某,陳菊主委對他還不開鍘嗎?又如何能讓他在勞委會任何一個處、室擔任主管?他又有什麼臉待下去?

很奇怪,許久許久之後,那件競選的黃背心,不知怎麼的,竟然飄落到了民進黨辦公室的院子裡,聽說民進黨正連同季處長的其他資料,研究如何處置他….

- 完 –

(情節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同意轉載複印)
原文轉載自苦勞網討論區:黃 背 心–勞委會季處長的故事(可惜苦勞網這篇文章的連結早已遺失。看來本文可能是網路上唯一找得到的珍貴記錄!)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