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協和媒觀如何看待許少蘋事件?

中天新聞記者許少蘋對在捷運局前的抗議事件當中所做的引人爭議的言行與報導,至今已經整整兩天了。在網路上,相關的討論也已經超過一天,痛加撻伐許少蘋者有之,起來維護聲援的亦有之。許少蘋也持續她的書寫,而在她的字裡行間,看起來他仍舊一點都不覺得她有什麼不對。他依舊覺得錯的都是抗議者以及批評她的人。這個時候,國內幾個與記者、與新聞媒體相關的帶有進步色彩的團體,包括記協、媒觀和媒改,到現在似乎都並未發表任何看法,是不是表示他們認為這件事絲毫不需要回應,或甚至其實心理對許少蘋表示贊同呢?

國內主流商業媒體的惡性競爭,已行之有年,而這種競爭不但沒帶來新聞品質的提升以及國人對各種新聞事件更高的認知,反而在很大的程度上以最大的資源聚焦於最無意義的事件(比方權貴與鉅富的八卦緋聞、子女婚禮),或者任何新聞事件當中最表面、最具戲劇性與衝突性的部分(比如528樂生抗議中的丟雞蛋),既疏於對整個脈絡的細緻耙梳,更缺乏對政府嚴格監督的人文關懷與社會責任。有識之士對對國內媒體時而針砭者有之,完全失望而提倡關機者有之。但整個主流商業媒體(尤以電子媒體為然)的惡質化發展,卻從未停止。

平心而論,所謂「許少蘋事件」,其實只是這整個 惡劣媒體文化的冰山之一角;它不但凸顯了前述媒體惡質競爭造成的新聞戲劇化、新聞綜藝化的現象,更讓我們驚覺:原來部分(如果不是全部)主流商業媒體的記者們,居然不但對此現象毫無反省,甚至極端的妄自尊大,認為自己的報導是對被報導人的「恩惠」或「施捨」。許少蘋在批評聲浪四起之後,在自己的部落格上不斷自我辯解,說其實她對當天學生開始丟雞蛋之前的雙方對陣,均有平衡的報導,即為明證。似乎對於許少蘋們而言,「我有報導你」、「我有讓你的聲音在我的報導裡出現」,就算進了他身為記者、身為媒體人的義務與責任。除此之外,他們當然可以因為自己被雞蛋碰到而對學生們興師問罪,當然可以質問學生們他們的老師對這些行為是否知情。

在對這些辯解感到啼笑皆非之餘,我們發現:台灣主流媒體的沈痾,恐怕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嚴重。那麼,如果所有批評的聲音都可以被許少蘋們輕易的以「無理性的批評謾罵」、「支持暴力」、「不在現場沒資格講話」這些廉價的理由隨意打發,媒體人自己的團體,或者長期關注媒體發展的團體,對這些現象,難道不該表示些意見?

我所說的這些團體,一類是媒體人自己組成的團體,包括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簡稱「記協」),一類是長期以觀察監督媒體為職志的團體,包括財團法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簡稱「媒觀」)和媒體改造學社(簡稱「媒改」)。

當然,與媒體有關的團體遠遠不只這些,包括部分電子與平面媒體的產業工會、大傳聯、傳播學生鬥陣(簡稱「傳學鬥」)、樂生傳播青年(簡稱「樂傳青」)、與媒體對抗(簡稱「媒抗」)、甚至由政府輔導成立的廣電基金。但這些團體當中,記者鮮少加入工會;廣電基金又帶有濃厚的政治色彩,政府干預色彩太強;其他幾個團體都是傳播相關科系學生或關心媒體發展的人所組成的未立案團體,資源、力量及影響力,相對上都較為有限。

相較之下,由記者組成的記協,以及由傳播學者組成的媒改和媒觀,位置上與實際從事新聞採訪的記者更為接近、且素以媒體改革、媒體自律聞名。對於如此一個具爭議性的事件,實在有責任秉持該團體的宗旨旨發表看法,讓我們看看這些專業團體對此事的看法如何,也同時接受大家的檢驗與討論。

不管是以記者應組成工會為主要訴求,或者以媒體改革、媒體自律為主要方針,許少蘋事件,都具有重大的意義:

就工會的方向而言,記者勞動條件惡劣,記者們對工時長、壓力大、危險性強的環境當中,許多記者都敢怒不敢言,只能無奈的繼續接受現有的環境,以各種腥羶色的低劣新聞追收視率,無暇從事任何新聞背景的研究工作,到了現場,除了瞄準衝突,幾乎別無他法。記者們和媒體學者們,難道不想對此情況做出改變?記者難道不該組織工會,改善惡劣的勞動條件?

就媒體的專業性與媒體自律的方向而言,記者只會針對衝突的面向採訪報導,對任何新聞事件的背後脈絡、以及可能對全民造成的影響,絲毫不願多做著墨,這難道可以繼續容忍下去嗎?記者對於被採訪者、對其他小眾媒體與公民記者的囂張跋扈,難道是專業性的表現嗎?

此外,許少蘋事件也很好的凸顯了另一個面向:主流媒體與小眾媒體、公民記者間的關係。在警察對或者來自運動團體自身、或者來自關心並支持運動的立場清楚的公民記者,不斷以「假記者」之名污衊、干擾的同時,我們看到若干主流媒體對這些公民記者或小眾媒體記者(即使是同樣有立案登記、有記者、合法執行記者採訪工作的立報與苦勞網),居然與警察一鼻子出氣!主流媒體記者與小眾媒體記者、公民記者之間,是否真有專業性的差距?主流媒體記者對於小眾記者與公民記者的鄙視與敵意,是基於報導專業,還是因為怕被後者的報導威脅、挑戰?常常完全不被警方視為記者(甚至還常常是警方首要逮捕、驅離的對象)的小眾媒體與公民記者,在此不公平的條件之下,該如何自處?主流媒體記者,又該以什麼態度面對他們?

這些問題,與記者的勞動條件以及媒體改革,都有相當密切而直接的關係。幾個以記者權益、媒體改革與媒體自律為主要宗旨、又帶有高度社會期待的專業團體,對記者與社會大眾而言,同時代表高度的專業,此時實在不該選擇沈默,因為沈默,常常等於默許,甚至縱容。網路上已經有人暗示記協等團體內,很多人都支持許少蘋,因此根本不會出來說話。難道這幾個團體的成員們,希望看到這種傳言成真?難道他們希望看到更多的記者對許少蘋的言行與報導方式,群起效尤?我誠心的相信,以捍衛記者權益、新聞自主與媒體改革為職志的這幾個團體的成員們,都不會希望許少蘋們繼續許少蘋下去的,不是嗎?

9 comments

  1. Laughoutloud

    媒體對社會運動的陌生與輕視
    ■苦勞論壇2007/05/31
    ◎作者: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http://www.coolloud.org.tw/news/database/Interface/Detailstander.asp?ID=122348

    “記協和媒觀怎麼會有時間理你們這些無聊的人
    你們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了"
    “你們就是狗在吠火車 吠的再用力火車還是不會停的啦"

    那些口口聲聲說媒觀不會理這件事,
    順便對批評許大記者的網友橫加謾罵的傢伙,
    現在看起來比較像是活在自己的平行世界裡😄

  2. KarlMarx

    porter:
    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提醒記協、媒觀和媒改的朋友們,我相信他們很認真的在看待這次事件,也認為他們會對這次事件有所看法。不是要逼他們表態,我也相信這些團體內部一定會有不一致的看法,但是我建議他們有個對話的必要。其實與你說的恰恰相反,據我所知,至少媒觀的朋友們很認真的看待我的建言,並且原本即有一些相關活動的準備。
    另外,我建議你好好的把基本的法治概念和一些基本的法律稍微讀一下,不要動輒拿「違法」的帽子來扣人。立報和苦勞網的記者哪裡違法了?怎麼會扯到這兩個媒體「縱容記者作為法的事」呢?難道我們還活在警總隨時可以亂抓人的戒嚴時代嗎?

  3. Laughoutloud

    反動就算了
    不顧一切支持許大記者也沒關係
    個人討厭樂生、憎恨樂生支持者
    甚至要把他們說成暴民流氓也無所謂

    但不要把自己的偏見
    擴大成全台灣記者或是記協會員的共同觀點
    更不該拿自己對新聞採訪倫理的錯誤認知
    紊亂扭曲新聞道德的真實規章

  4. porter

    記協和媒觀怎麼會有時間理你們這些無聊的人
    你們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了
    更何況許少蘋的報導不會偏離事實
    不用單獨提出來討論
    倒是苦勞網的記者涉嫌利用記者職務關心被逮捕的現行犯比較有爭議吧
    要人不要用公器批判 現在這篇文章又是什麼東西
    你們就是狗在吠火車 吠的再用力火車還是不會停的啦
    等你們搞清楚在現場你們是樂生仁還是記者後再來談吧
    請貴媒體管好自家的記者 不要在外面做違法的事
    這樣對媒體形象真的影響甚大

  5. Trackback: 終極邊疆BLOG
  6. anarch

    從許記者那邊的文章,我感覺是她似乎真的相信她和中天團隊沒有違背新聞倫理,也就是說站在不同邊的媒體人,可能一開始,對於「新聞倫理」「對社運的觀感」「對權力機器的態度」「議題選擇與表態」「媒體人跟社運議題的關係」這些問題的答案和立場,根本就南轅北轍。

    加上進去許記者部落格抗議的眾多人中,有少數確實是亂罵一通、火上加油,搞到現在我看即使是任何認真講理的批判意見,已經成見深植的許記者或中天,應該是完全聽不進去,也不可能有所反省。
    一個能夠嚴肅檢討新聞倫理與「媒體與社運關係」的公共性討論,看來很難在許記者的部落格上開展出來,這點是遺憾了些。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