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十八週年了

好快,一晃眼,胡耀邦去世、北京湧起大規模學生運動、天安門廣場連續被數萬學生佔領數月,乃至最後中共出動軍隊的血腥屠城,這一切,都已經整整十八年了。十八年前剛出生的嬰兒,如今都已經接近成年,而我也已經從當時的國二學生,成為全職的組織工作者好幾年了。

血染的風采

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忘記十八年前的那一天。雖然在那之前幾天的新聞裡,已經看到從外地調進北京的大批解放軍進入北京(用外地的、與當地人民較少直接關係的軍警鎮壓人民運動,讓這些鎮壓部隊比較不會因為私人情感情而手軟,在這項鎮壓技巧上,大陸跟台灣的政府還真是有志一同!),準備對學生大開殺戒,但是六月四日一早起來,看到電視新聞裡、報紙上恐怖血腥的慘烈景象,還是覺得震撼不已,流下憤怒與悲痛夾雜的眼淚。

十八年來,當年被機關槍掃射、被坦克車碾過、被其後的大逮捕關押、殺害的學生、工人、民眾,屍骨已寒, 但劊子手仍未被懲罰、被清算,這段歷史,也還沒得到平反。不但沒平反,中共官方還不斷將鎮壓事件當中死亡的執行劊子手任務的軍人奉為烈士,大規模紀念;真正為人民而犧牲的無數無名烈士,依舊被當作「反革命」的「叛徒」。好個「反革命罪」!這到底是誰的國家?誰的政府?誰的革命?革誰的命?

十八年過去了,不管我們各自的政治立場為何,我們不能忘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不能忘了十八年前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不能忘了中國大陸曾經發生過這麼一場鋪天蓋地的、捲起了無數學生、工人起而爭取民主的運動,縱使他們對民主的認識或許是模糊的,縱使西方資產階級假民主絕對不能稱做真正的民主,但當年投入這場運動的人們對反對獨裁、反對壓迫人民的假的人民民主專政的聲音,是清楚的。

香港今晚仍在維多利亞公園有整晚的紀念活動,而台灣似乎已經很多年不大有人談六四了,不知道是人們真的根本不在乎、不覺得那根自己有什麼關係的成分比較大,還是只比天安門運動晚一年的三月學運學生領袖們大部分都早已加入了民進黨而封官加祿、飛黃騰達,乃至於該場運動在某種程度上成了民主運動的負面教材的原因比較多。

這首「血染的風采」,原本是用來紀念1979年中越戰爭(大陸的官方稱呼是「對越自衛反擊戰」或「懲越戰爭」)中死難的解放軍,但在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很快被拿來移用作為紀念天安門廣場上死難的學生和人民。這些年來,這首歌早已唱遍海內外,並且早與紀念天安門死難者劃上了等號。而由於這首歌紀念解放軍死難將士的背景,中共官方即使氣得牙癢癢的,卻要禁也禁不得。我以前較常聽到的版本是甄妮唱的,但YouTube比較找得到的似乎是梅豔芳的版本。前面連上的YouTube連結,似乎就是梅姑演唱的版本。

謹此這首歌表達對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紀念以及對死難學生與人民的哀悼。

血染的風采
曲: 蘇越
詞: 陳哲
編: 梁基爵

也許我告別 將不再回來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 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 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 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 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 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 我化作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上有我們付出的愛

延伸閱讀:
just a side kick:十八年後

sidekick做的六四相關書籤:del.icio.us 的tag: 8964

YouTube紀錄片天安門六四事件(共18段)

上方文匯報照片來源:1of@kind的Flickr相簿

8 comments

  1. Trackback: Sounds and Fury
  2. KarlMarx

    sidekick:
    或許這種冷淡的原因也包括了政治上的本土化從而導致對與大陸有關的事情不願意多作表態,以及不願意因為多談論六四而影響到未來在大陸的任何活動,畢竟台灣人道大陸經商、旅遊、探親、甚至工作定居,現在已經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了。

    tacchang:
    我在三月學運時只是國三學生,雖然學校就在中正紀念堂(呵呵,現在是不是要/得改稱台灣民主紀念館了?)旁邊的中正國中(不知道我這個母校是不是也要來跟著「正名」一下?),每天都聽得到廣場上傳來的人群和演講的聲音,卻從未親身經歷過。但是從我聽到朋友、學長的經歷,的以及看過的資料看來,三月學運的政治動員,應該比較侷限於以當時學運頭人與當時的黨外政治人物。整體而言,當時學生對於三月學運,的確是相當嚮往且憧憬的。中正紀念堂當時的學生團體裡,有台大與非台大的分歧。當時絕大多數參加的學生,都是自發性的參加,只不過運動的發言權集中被幾位頭人給壟斷。至於你說的學校動員人過去,我倒是第一次聽到呢!

    你說的香港人對六四釣魚台議題的發洩說,我不曉得香港朋友怎麼看。但是對基本法的反對,也曾捲動十萬人上街頭不是?

  3. tacchang

    當初台灣有關六四的活動跟政治勢力運作有極大關係,看起來轟轟烈烈的學生參與都是假象,其實都是動員來的(我當時高二,全班莫名其妙的放了一天公假集會去)。這種非下而上的動員一下子就把能量消滅了。

    至於釣魚台以及反日活動,不是沒有,只是要盛大空前大概也難。

    另外一個想法,在香港有關釣魚台以及紀念六四大概是少數香港可以稱得上大規模的政治活動了吧,看什麼各區代表選舉好像都靜悄悄的。所以也算是一種發洩?

  4. sidekick

    我今午在twitter留了這個:
    六四的小迷思… 平時在兩岸三地共處的空間(例如現在的twitter), 都是內地跟台灣朋友較熟絡, 香港是生疏一點的, 但一到六四, 反日, 釣魚台之餘事時, 台灣那邊卻突然的靜了… 這是三年來的觀察…

    另, 謝引用. 感激.

  5. KarlMarx

    chi: 經你提醒,上估狗找了一下,果不其然!但之前我比較常聽到的是「懲越戰爭」,或許兩種都有,也或許「對越自衛反擊戰」是中共跟越南關係和好之後所改用的名稱吧!還是謝謝你!我來加一下好了。

    其實我的部落格之前一直有不少讀者是從大陸地區連過來的。這篇文章出現之後,看看中共官方會不會再次的把我的部落格給封鎖。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