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 Lebria來自科威特蘇萊比亞(Sulaibiya)的訊息

941102-Gil訪談-13還記得將近兩年前曾在台塑麥寮廠區因為多次反映移工生活上、工作上各種不滿與問題,卻一直無法解決,因而組織、領導數次罷工,而在2005年8月初被和其他十幾名菲律賓移工強迫架上車、毆打成傷的Gil Lebria嗎?就在不久前,也就是台北時間6月26日接近凌晨3點時、科威特時間6月25日晚上接近10點時,我再次接到了Gil從科威特傳來的一連串手機簡訊。

2005年8月2號,就在我人還在菲律賓的時候,Gil和其他十幾名菲律賓移工,被粗暴的分別推進幾輛車子,往中正機場疾駛。途中,幾名在台塑麥寮廠區工作的管理人員強迫車上的移工們在一張文件上簽字。Gil堅持不肯簽,與管理人員發生爭執,並被幾個人圍毆成傷。管理人員抓著他的手,強迫他簽下了名字。車子到了機場,Gil身上有血,幾乎無法行走,在同伴的攙扶下上了飛機。飛機上的空服人員發現情況有異,才趕緊在香港轉機時,通知救護車,將Gil緊急送醫。那時,Gil才得以與香港的APMM(亞太移工團,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取得聯繫。

在往後的幾個月裡,在APMM及多個本地工會、民間團體、民代和個人的協助下,Gil Lebria終於得以受邀來台進行訴訟。這段期間,Gil和聲援的朋友們多次在勞委會、MECO、台塑大樓前抗議,甚至曾遠赴台塑麥寮廠門口,讓一兩百名菲律賓移工直接走出大門,向台塑提出訴求;Gil被台塑人員毆打成傷的刑事案件,也從雲林縣警察局報警開始,並由法扶會律師協助,數次前往雲林地院。

Gil在停留時間期滿之後回菲律賓。菲律賓的仲介公司被菲律賓最高法院判定違法、停止營業,但台灣的案子則尚在雲林地院裡了無聲息。

之後,為了生活,Gil再度遠赴科威特工作。偶爾我會接到他傳來的簡訊或電子郵件,告訴我他現在的訊息。他說科威特的公司比台灣更大,但管理更嚴。即便如此,他仍然有辦法在裡面組織、串連移工。他甚至也知道台灣基本工資調整、卻對移工加扣食宿費的消息。二月間,在我到約旦參加國際自由工聯亞太區會(ICFTU-APRO)關於移工的工作坊前,時值菲律賓總統阿若育正要訪問科威特,Gil原本計畫發起一場抗議,作為對阿若育訪科的見面禮。但或許因為難度太高而未成。

在今晚的簡訊裡,Gil說(以下是我的中譯):

在蘇萊比亞工地(Sulaibiya camp)的卡拉非(Kharafi),超過300菲律賓和泰國移工,針對廠區對移工提供的食物發起聯合抗議行動,要求改善食物的質與量。其他訴求也會再提出。行動由移工國際(Migrante International)科威特分部發起,而我是發言人。萬歲!

我們計畫罷工三天,而我們已經迫使資方讓步。第二班的移工現在也加入了我們表示團結。我們有500人在罷工現場…因為熱浪的氣候因素,傍晚罷工。資方已經準備與我們展開對話。我們主張我們的權利。上帝保佑我吧!萬歲!

是的!我們會贏得我們的訴求,資方答應了。我們的人都很高興,但還是要對卡拉非(Kharafi)這個科威特的超級大企業的後續反應小心。我們在睡前開了會,週五我們會到菲律賓大使館再次對話,以確認我們的訴求都被資方接受。週五我們對話結束後,我會寫e-mail告訴你!

之後,Gil又告訴我,他們明天全部會回去上工,但本週會繼續觀察,如果資方再度忽視他們所提出訴求,他們會舉行長達更大規模、更長時間的罷工。Gil並請我與即將抵台參加國際自由工聯亞太區會(IFCTU-APRO)第84次區域執行委員會(84th Regional Executive Board Committee Meeting)的國際工會聯盟(ITUC)幹部聯絡、請其協助。

稍微在網上查了一下,Gil工作的地方,很可能就是科威特蘇萊比亞的污水處理及再生廠工程。該廠主要承包商是UDC,而卡拉非集團(Kharafi Group)即擁有UDC 75%的股份:

The contract was awarded and administered by the Kuwaiti Ministry of Public Works. The main contractor is UDC – jointly owned by the Kharafi Group (75%) and Ionics (25%). The Philipp Holzmann Kharafi Sulaibiya Joint Venture (PHKSJV) were EPC contractors to design and build the complete project. ILF Consulting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project design and Ionics Italba for the membrane treatment plant. Kharafi National, in cooperation with United Utilities, have the 27.5-year O&M contract, with Ionics responsible for the membrane system.

(以上資料取自Sulaibiya Wastewater Treatment and Reclamation Plant, Kuwait

祝福Gil和所有在蘇萊比亞的各國移工!也希望資方能信守承諾、滿足移工們的主張。否則,我絕對相信,以Gil旺盛的鬥志和強大的組織力,另一場更大規模的罷工,一定會出現。

照片:2005年11月2日Gil接受媒體訪談時所攝。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