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把政府跟人民等同視之嗎?回應J

昨天在Portnoy那裡看到了一篇被防火牆蒙蔽的雙眼–為什麼中國人以為世界喜歡中國。我覺得這篇文章相當有趣,因為他尖銳的點出了在中共的防火牆防堵和愚民教育之下,中國人民看到的是一個多麼神奇的世界。就這點而言,這篇絕對值得一讀。但是我一方面對文章中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的數據稍有保留,一方面對原文作者對中國政府與人民幾乎完全不加區分、持以同樣的譏諷與批判的態度覺得刺眼。

因此,在那兒寫了點回應:

原文最不負責的是:他的數據全部都是Pew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People & the Press)來的,可是全文沒有那個中心的網址,也沒有那項研究的連結,讓人根本無法查證資料來源。

我找到了該中心網址,建議在中文版加上。英文版不負責任的缺失,至少中文版可以稍微更正。 至於文中提到的研究到底在那個網站的哪裡,我實在沒時間找了。如果可以補上,那就更好了。有資料來源、有數據,好歹可以查證。

我也對這些看起來很離譜的數字很保留,並且很不喜歡這篇文章隱然浮現的一種對中國的強烈敵意甚至歧視。作者討厭的是中國以及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專制政體對人民的壓迫,還是根本瞧不起中國人?這兩種是完全不同的,我們也絕對不該因為前者而推演到後者。

後來有個署名「J」的網友寫了以下回應:

我对上面的表示执政党和人民之间应该拆分来看的观点并不认同。 这就如同把纳粹德国和二战时期的德国人拆分来看一样荒唐。
而目前, 对于西方的非善意, 只能首先正面面对然后寻求解决, 非要把自己和这个国家以及他的执政党拆分的做法我觉得只是鸵鸟行为。

这个世界从古至今就在竞争和对抗中进步, 中国人也不必因为中国的价值观不合于西方的价值观而妄自菲薄甚至要和xxx切分。 在长期的闭关锁国之后中国人也要学会在争议中成长了。

ps. 和西方观点不合不代表和世界隔绝。 这个世界上西方代表的普世观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让人有一种错觉即西方即世界。 其实这真是太绝对了,要知道为了供应西方口粮, 整个南美洲作出多大牺牲, 他们对于欧洲美国有多大矛盾就知道这个世界的声音虽然总是由西方发出但是存在却是多样的。

我覺得J的確指出了一些我沒講到的:人民不見得那麼「無辜」,而也有其政治責任;我第一次回應的時候,對人民的確太過溫柔,幾乎忘記了他們的責任。但是,完全不加區分的處理政府與人民,仍然是我所絕對不能接受的。如果政府可以完全的等同於人民,不但是各地層出不窮的人民反抗事件難以解釋,而且根本從論述上取消了運動的可能性:政府等於人民,中間缺乏間隙、只有統治與擁戴的共犯關係,也沒有突破介入與改變的可能。從主觀上看是如此,從客觀上與實證上來看,「政府完全等同於人民」的說法,也同樣完全不能成立。

我因此再次寫了以下的回應給J:

J:

你講的是政府和人民、奴役者與被奴役者之間的共犯結構,因為奴役、極權之所以可以繼續維持,也是因為被奴役者的不反抗。謝謝你的批評,你的確指出了我之前疏忽掉的部分。

但這觀念也不能無限上綱的胡亂套用。

首先,任意的把執政黨或政府等同於人民,這種荒謬難道還需要更多的論述證明?

其次,人民在多大程度上被政府從裡到外的馴化、鎮壓?有多少資本可以反抗?這也必須釐清。

第三,在美國與台灣,在右派政客與國族主義論者的刻意操弄下,把整個中國大陸和人民污名化,把對「中共政權」的情緒,毫無道理的轉移到人民身上,其中並且在相當程度上帶有國族和階級的歷史成見,這是很清楚的。我要求區分,正是拒斥這種假民主之民、行歧視與壓迫之實的行徑。你那種糊里糊塗、稀哩呼嚕的論述,到底能釐清什麼?

第四,你要求把政府和人民等同來看,那麼很好!你寫簡體字,我估計你是大陸人吧!在你這種嚴厲的眼光下,你作為一個批判中共政權、卻與他一起帶了責任的個人,你有什麼行動?你打算作什麼?如果連執政黨與其人民都不該區分了,難道我們能容許網路與真實生活的二分?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