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小辭典三則

轉貼南韓民主勞總臉書粉絲群上的一張照片到臉書上,順便把幾個重要字彙稍微翻譯說明一下:

韓國公共服務與運輸工人工會(Korean Public Services and Transportation Worker’s Union, KPTU)仁川機場分會在公部門非典型勞工的演唱會上演出。

韓國公共服務與運輸工人工會(Korean Public Services and Transportation Worker’s Union, KPTU)仁川機場分會在公部門非典型勞工的演唱會上演出。仁川機場的這些契約工,正在爭取與不同的僱主簽訂團體協約,要求像樣的薪資、勞動條件和穩定的僱用關係。

KPTU Incheon Airport Branch performing at public sector precarious workers concert. Subcontracted incheon airport workers are fighting for a multiemployer cba to give them decent wages, conditions and job security

job security:

文字上雖然是「工作安全」,但指的是穩定的僱用關係,直接指的就是勞工可能被解雇或中斷僱用關係的危險。簡而言之,越「彈性」、越「自由」的僱用關係(包括外包、派遣、承攬在內的各種非典型僱用),勞工就越沒彈性、越沒自由,job security就越低。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OHS)指的才是工作上的安全與健康,台灣一般跟著勞委會的叫法,稱作「勞工安全衛生」。

precarious worker:

暫譯為臨時工。和atypical worker(非典型(僱用)勞工)都指非典型僱用的勞工。韓國工運界英譯時,似乎比較常用precarious workers)。

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 (CBA):

團體協約,經由工會集體與資方談判而成的契約,是勞資關係間的基本憲章,地位高於公司內部的任何規定。歐美有較長遠工會傳統的國家裡,團體協約的鬥爭往往是工會最主要鬥爭焦點之一。團體協約通常有期限,常見以三年為期。工會在團體協約存續中,常被規範不得罷工,故幾年一度團體協約續約之時的空窗期,工會一方面與資方文鬥,在談判桌上談判新約,一方面往往要展開武鬥,以勞資爭議或罷工迫使資方就範。團體協約一定要高於法律規定,否則毫無意義。團體協約的覆蓋率是一個國家勞工獲得工會保障的重要指標。台灣有效的團體協約才不過八十多份,覆蓋率低得離譜,非常清楚的反映了台灣工會實力的貧弱。

發表迴響/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